首页 > 法律知识 > 常见问题 > 正文

面对执行难,执行律师需要做哪些事情?

理粹清律师事务所2020-09-10 11:51:32

  作为一名执业多年的资深律师,说实话其实非常抗拒代理民事执行案件,因为这类执行案件耗时耗力,结果难以把握,收益却不高,有经验的律师想必都懂。

  但是现在经常出现打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的现象,这种现象的出现也必然会出现代理此类案件的执行律师。

  用浅薄的实践经验说话,我个人倒是认为律师在执行阶段的工作只要做的深、做得细,其实执行代理还是大有可为的。在这里不敢长篇大论,只能简单总结一下自己的经验。

  

 

  1、不要完全寄希望于法院

  律师代理执行案件最怕的就是从心态上把案件最终执行的希望完全寄托于法院。各级法院现在所面临的执行压力可谓是正常人难以想象,以我所在重庆为例,重庆全市2019年办理的案件总量已经突破百万大关,除开刑事案件、行政案件之外,这其中就算是只有三分之一的案件无法自行清偿,也会有超过30万的案件量最终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以目前法院的人员配比来讲,任何一家法院执行局都不可能用尽每一个执行措施,最终达到有效果的执行。表面上看法院执行案件的结案率非常高,内行人都知道这是因为有“终结本次执行”这一制度的存在。法官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工作的极限,在这种极限状态之下,如果律师还把希望完全寄托于法院我想这案子的代理结果也是显而易见。

  2、善用律师调查令

  律师调查令的普及使用对于法院、律师、当事人都是一件好事,一方面解决了法院人力紧张的问题,有效的减轻了法院的办案压力;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律师在案件代理中对证据的调查权限。律师调查令的申请和使用不能仅仅局限于诉讼阶段,通过我们团队的实践发现,律师调查令在执行阶段所起到的作用甚至是大于诉讼阶段的。在执行程序中,律师调查令能够帮助律师在较大范围内对被执行人的经济情况、家庭情况、对外投资情况、关联交易等情况进行调查和梳理,而调查的结果往往能够帮助法院及时的掌握被执行人的执行财产线索。在执行阶段的初期有效的申请、使用律师调查令会对后期的款项执行打好坚实的基础,也能够让法院做到更加精准的财产查封。

  

 

  3、合理申请对债务人采取强制措施

  现实中有不少被执行人对法院的强制执行莫衷一是,大部分人都朴素的认为有钱你才能执行,我没钱你拿我也没有办法。这种想法说好听点叫朴素,说透彻点就叫不懂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97、对必须到人民法院接受询问的被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经两次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场的,人民法院可以对其进行拘传。98、对被拘传人的调查询问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调查询问后不得限制被拘传人的人身自由。99、在本辖区以外采取拘传措施时,应当将被拘传人拘传到当地法院,当地法院应予以协助。100、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有下列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或者妨害执行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处理:

  (1)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向人民法院提供执行担保的财产的;

  (2)案外人与被执行人恶意串通转移被执行人财产的;(3)故意撕毁人民法院执行公告、封条的;

  (4)伪造、隐藏、毁灭有关被执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查明被执行人财产状况的;

  (5)指使、贿买、胁迫他人对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和履行义务的能力问题作伪证的;

  (6)妨碍人民法院依法搜查的;

  (7)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方法妨碍或抗拒执行的;

  (8)哄闹、冲击执行现场的;

  (9)对人民法院执行人员或协助执行人员进行侮辱、诽谤、诬陷、围攻、威胁、殴打或者打击报复的;

  (10)毁损、抢夺执行案件材料、执行公务车辆、其他执行器械、执行人员服装和执行公务证件的。

  101、在执行过程中遇有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或者妨害执行情节严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将有关材料移交有关机关处理。

  从上述法律规定来说,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其实是有法可依的,从我们团队的实践来说,在跟法院执行员有效沟通的前提下,申请对被执行人进行拘传或者拘留都是迫使被执行人想办法清偿债务的好途径。实践中,这种办法对于一些小额款项的执行尤其有效。

  

 

  4、彻底清查债务人情况

  上面说了律师调查令,其实律师调查令的使用目的主要就是围绕查清被执行人的情况这一主题。很多案件中,律师对被执行人情况的清查主要还是来自于当事人的陈述,律师主动查询的范围往往有限。但是如果律师在这个环节中适当的转换一下身份,用侦探的眼光来做好做实这个环节的工作,很多看似无法执行的案件都或多或少的有所突破。以我们团队来说,律师在执行环节中对被执行人情况的清查除了最基本的不动产、机动车、银行帐户、股票帐户、股权之外还至少包括被执行人的全部涉诉情况、被执行人已完结和正在进行中的执行案件情况、被执行人对外投资的情况、被执行人的应收账款、被执行人的社会关系、被执行人的家庭关系、与被执行人有关联的公司运营情况等等,总之就是布下天罗地网,在合法的前提下把被执行人翻个遍。毕竟这种大范围的清查法院是没有办法主动做到的,除了依靠律师下功夫,实在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5、适时启动周边诉讼

  作为执行申请人的律师在执行阶段除了面对可能出现的执行异议之诉的应诉工作之外,在查清被执行人情况的同时,还应该主动适时的启动债权人撤销权诉讼、债权人代位权诉讼。我们团队几乎每三个执行案件就会有一个案件涉及到撤销权诉讼或者代位权诉讼。尤其是撤销权诉讼,《合同法》七十四条规定的债权人撤销权可以将债务人的行为追溯到债权成立后,如果以故意逃避执行来说,几乎所有的债务人都会使用明显不合理低价转让或者无偿转让的方式来逃避债务。这种行为如果说执行阶段的强制措施不起效,那么启动诉讼无疑就是最好的追债方式。

  

 

  6、变更追加被执行人

  《执行规定》第九章专门规定了被执行主体的变更和追加,作为代理执行阶段的律师来说,知道哪些情况可以变更和追加执行主体应当属于基本功。除了《执行规定》之外,还有一些散见的案例和指导意见可以作为变更和追加执行主体的参考。具体情况就不多说了,直接上法条。

  76、被执行人为无法人资格的私营独资企业,无能力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执行该独资企业业主的其他财产。77、被执行人为个人合伙组织或合伙型联营企业,无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追加该合伙组织的合伙人或参加该联营企业的法人为被执行人。78、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时,可以裁定企业法人为被执行人。企业法人直接经营管理的财产仍不能清偿债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执行该企业法人其他分支机构的财产。  若必须执行已被承包或租赁的企业法人分支机构的财产时,对承包人或承租人投入及应得的收益应依法保护。79、被执行人按法定程序分立为两个或多个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分立后存续的企业按照分立协议确定的比例承担债务;不符合法定程序分立的,裁定由分立后存续的企业按照其从被执行企业分得的资产占原企业总资产的比例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80、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81、被执行人被撤销、注销或歇业后,上级主管部门或开办单位无偿接受被执行人的财产,致使被执行人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或遗留财产不足清偿的,可以裁定由上级主管部门或开办单位在所接受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82、被执行人的开办单位已经在注册资金范围内或接受财产的范围内向其他债权人承担了全部责任的,人民法院不得裁定开办单位重复承担责任。

  7、整合债权、力推债务重组

  债务重组的法律来源其实是《执行规定》第十章执行担保和执行和解的内容,但具体的处理方式就肯定要比《执行规定》的书面内容要复杂的多。律师做执行案件表面看是一项程序工作,但更多的还是要以商事眼光看问题,尤其是对于执行标的比较大的案件或者是一些金融类案件,以商事眼光看长远一点,会更加有利于当事人债权的实现。15年的时候我们团队代理了一个标的18亿的银行承兑汇票案件,最终就是以整合债权、推动债务重组的方式成功化解。最近我们团队也有一个拖了快5年的执行案子正在以债务重组的方式进行解决,目前来看前景还是比较光明的。但债务重组这种方式对律师能力的考量比较全面,也需要当事人有比较好的商业眼光,我们总结出来一句话就是以非诉思维解决执行难题。下次可以专题对这个问题进行分享探讨,毕竟这个议题太广,一言两语很难道明。

  

 

  8、申请债务人破产

  执转破是最近几年法院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力推方案,经济下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对于完全没有执行能力的被执行人来说,破产确实也是一种解脱。而对于债权人来讲,执转破也有利于借助法院、管理人的力量对被执行人的全部财产进行清查,毕竟还是有相当部分的破产案件最终是通过破产重整解决的,困难企业进入重整总还是比债权人债务人抱着一起死要好得多,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强吧。

  9、随时关注债务人财产变化状况

  法院作出终结本次执行并不意味着律师的执行工作也已经终结,一旦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律师都可以提起恢复执行。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案子的执行久拖不决,就算是有意逃债的老赖也会放松警惕。这种情况下,经验上来讲律师要做的其实就是定期关注被执行人的财产变化,当一些蛛丝马迹浮现之时,律师及时发现才能有助于及时申请恢复执行。

  10、启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报案或自诉

  社会上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事实上,这句话恫吓的意味大于实质,绝大部分人还是更看重生命与自由。《刑法》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对于执行案件其实是非常有作用的。对于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无偿转让财产、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虚假诉讼、拒不协助执行这些行为来讲,启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刑事程序也许就是债权人保障权利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说,目前公安机关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报案立案率还相当低,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自诉案件受理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了申请执行人可以以自诉方式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目前很多地方法院也有了相应的案例,除了部分公开宣判被执行人承担刑事责任的案件之外,不可忽视有很大部分的案件都是利用此种方式达到了和解,而和解的前提一定是债权人的权益得到了全部或者部分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