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案例分析:人身损害如何赔偿

理粹清律师事务所2020-09-18 14:31:50

  [案情介绍]

  受害人辛某,男,江西赣州人,1983年出生,农民工,经老乡介绍,于2006年3月进入赣州市A公司从事铲车驾驶工作,但是一直没有和用人单位没有签定书面劳动合同。2008年4月23日,A公司在九江购买了一批煤炭,通过水路运输,A公司临时租用了B公司的码头。同A公司时派遣辛某到B公司码头负责对A公司员工在煤炭装运中的管理工作。2008年4月29日上午10时,张某正在B公司码头工作,此时B公司职工刘某无证驾驶铲车从辛某身后轧过,尔后张某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刘某被当地派出所刑事拘留。翌日,辛某的家人听到噩耗后赶到九江。各方对本案刑事责任方面无异议,但对民事赔偿的时候存在了分歧。首先,A公司说辛某是由B公司的驾驶员碾死的,应该由B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只愿意从人道主义捐献3万元;而B公司却说人是刘某碾死的,并且辛某是A公司员工且是在工作室建工作地点发生的事故,因此辛某的家人应向刘某和A公司要求赔偿;刘某愿意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但却没有钱。其次,刘某提出辛某是农村户口,只能按照“农村标准”赔偿;而辛某的家人提出张某在城市打工多年应该根据“城镇标准”赔偿,最后对,于本案人身损害赔偿里是否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也产生分歧。

  [案件处理]

  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经过法院组织调解并经各方充分协商,最终本案达成和解协议。肇事司机刘某、A公司、B公司,依照“城镇标准”共同向辛某家人赔偿了38万元。

  [法理分析]

  本案是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对刑事责任没有异议。本文主要分析了民事赔偿的焦点问题。

  1、责任主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时给人造成损害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前款所列人员因执行与职务无关的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害的,行为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刘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造成损害,由此造成的损害由B公司承担,同时,本案也构成工伤。根据《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二十条,因他人侵权造成的伤害,构成工伤的,当事人应当在事后向侵权人要求人身损害赔偿接受工伤治疗的。当事人取得人身伤害赔偿后,应当支持工伤待遇请求。以货币形式支付工伤待遇的,可以扣除第三人已经赔偿的部分,但不得扣除营养费和精神抚慰金。工伤赔偿的主体与单位只能选择同一种赔偿责任。受害人张某的家属被认定为工伤后,可以按照工伤保险的有关规定向a公司索赔。但是,以货币形式支付工伤赔偿金的,可以扣除乙公司已经赔偿的部分,但不扣除营养费和精神抚慰金。

  2、如何按照“农村标准”或“城市标准”计算对被害人张某的赔偿。根据《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二十一条,农村居民可以在城镇提供合法暂住证,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连续居住满一年的,伤残赔偿金、人身伤害死亡赔偿金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农村户籍未成年人上学、在城镇居住的,残疾赔偿金、人身伤害死亡赔偿金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受害人在损害事故发生时是农村居民,在宣告生效判决前因法律原因成为城镇居民的,残疾赔偿金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出于同样的原因

  受害人同时为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伤残抚恤金、死亡抚恤金按照城镇居民标准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张某在城里工作多年,有固定的工作和收入,有了暂住证。根据法律规定,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3、精神损害赔偿。在我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实践中,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定罪量刑,一般不再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但是,同一案件的其他民事赔偿主体单独起诉后,仍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司机刘某外,甲、乙公司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